查看: 38|回复: 0

留守男老驹 - 经典散文

[复制链接]

3万

帖子

99

金笔

6万

墨水

管理员

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

积分
31811
发表于 2019-10-5 11:0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羑河纪实之一五一

留守男老驹

文生

秋日的田地,显得乱。一个大块地上,分成好多小地块,显的很零碎,大多种的是玉米。但是,有的地块,枯黄的玉米杆还在秋风中荡晃,有的地块里躺着割倒的玉米杆,地头上露着是玉米根梢,等待着收了杆刨去稍后犁地,有的地块在已耕好平好,等着种麦。

老驹开着小手扶拖拉机在犁地,这年头儿小手扶拖拉机很少见了,但在山地里还有,主要是山里的地块太小,仅有的大块地还分的很零碎,不少地块牛犁时牛都转不过弯来,边角还靠人工用铁锨翻,现在没什么人养牲口了,只能用小型机械耕种。

老驹的爹当年开过队里的拖拉机,当时家里穷的很,凭身份好开上了拖拉机后,就有人给介绍对象,很快就办了事,二三年下来,就生了老驹的两个姐姐,老驹爹很失望。老驹出生时,老驹爹随口给老驹起了铁驹的小名,贱名好养活。到分地时,老驹家借了好多钱才把拖拉机盘下来,因此又拉了多年饥荒。

老驹上了小学后,家里的饥荒已还清,还盖了水泥顶新房子,平时手也大,就被小伙伴们按不知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规矩,称为老驹。村里的习惯是这样的,小孩子有什么特征,比如会打架、能干活、学习好、有孝心、护弟弟妹妹之类,在名字中取一个,前缀一个老,于是小小年纪就被同龄人称为老某。就算歪枣裂瓜,也能前缀老,不过多是和身体上特征联系起来,比如某人干活慢,但持久,就称为老慢牛。老驹因为在家里受宠,身上有点富二代气味,被称为老驹。

现在老驹四十多了,回老家当留守男好几年了。原来在城里开汽车拉货,这些年在家种地,主要是为了照顾老人和孩子上学。老驹爹长年开手扶拖拉机,手扶拖拉机对人的身体素质要求高,一般人受不了,特别是多年超载,更是让人受不了。那时候乡村基本没有马路,为能多拉,拖拉机车斗往往加了两层铁皮围,至少装了四五吨,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走轰隆隆不绝,更考验人的体力。长期开下来,腰和耳朵就容易坏。后来老驹爹出了事,腰坏了,干不了重活,再后来,半瘫了,离不人照顾,老驹的娘一个人照顾不来。

老驹本来想让媳妇回家照顾,但老婆不愿意,因为婆婆嫌她生不出儿子,再加上照顾公公没有体力不行,就说:“现在反正货运行性不好,也挣不下几个钱。有活干时,连夜开车,让人担心,万一出事 ,家里赔的干干净净;没活干时,也让人担心,谁知道你在干啥?打牌吹牛还好,要是喝酒和小三混,谁知道?不如回家种地,大人小孩子都照顾到了,我就在城里打工,给孩子挣上学的钱,让孩子受到好教育。”

老驹从来没有邪心,哭笑不得,说:“你回到老家,也可以出去打工呀。”

老婆说:“我的人脉都在这里,在大超市里好歹当个主管,回到家里能干啥?”

老驹说:“要不在家开个小超市?”

老婆说:“能有多大生意做?乡里乡亲的,赊帐都让人破产了。”

老驹说:“现在都是现钱。”

老婆说:“我不管你咋说,反正我不回去,要回你回。”

老驹没法子,在还是壮年时,就回到老家成为一个留守男。留守男的精神压力非常大。

老家的货运市场更激烈,再说也跑不了长途,于是就卖了大车,买了小拖拉机和几件小型农用机具,平时种自家的地和打零工,忙时就开小拖收割、犁地、播种等等,赚些个小钱,每天还开电驴子接送孩子上下学,晚上辅导孩子学习,等小女上初中能住校了,不用接了,又多包了十多亩地种。

老驹知道现在有更灵巧的装备,烧的是汽油,用起来比小拖好,但没有小拖干的好。老驹也想买,想想就作罢。烧汽油的虽然好,但比较骄贵,又是专门用的。小拖皮实,用途也广,样样都行。

老娘对老驹的媳妇不回家有意见:“那有大老爷们一个人在家种地?在农村谁看的起?她应该回来才对。”

老驹说:“孩子她娘照顾老人不方便,娘一个人又顾不来,俺只好回家。”

老娘说:“她回到家可以到城里、镇上上班呀,下了班回家还能在家里做做饭。”

老驹说:“交通不方便,在城里、镇上打工的机会也不多。”

老娘说:“她能挣多少?比你开车挣的多?”

老驹说:“有时比开车挣的多。这些年开车的生意不好做,有活儿干时小富贵,没活儿干时,凉水都喝不上。”

老娘说:“你爹开拖拉机的时候,一天能挣十几块,那时好多人一月才挣几十呢,还得好烟好酒好菜。”

老驹说:“娘,你说的是老皇历了,那会儿没几家能买起车,现在谁家没车?那会儿是人们求咱,现在是咱求人家呀。”

老娘说:“你给他们犁地,也不能啥也不管吧?”

老驹说:“直接给钱就行了,大家都省事。”

老娘问:“能省啥事?”

老驹说:“娘,你要是请人,啥办烟、酒、菜?”

老娘说:“不能比别人差吧。”

老驹说:“风气都是这样变坏的。好多人本来不抽不喝,这不都学会了。俺爹不也是又抽又喝的?抽、喝坏了身体吧?这些年俺都戒了。现在明白人不光是酒不敢喝了,也不敢请人喝酒了。”

老娘说:“酒还怕请人喝?”

老驹说:“喝酒没事还好,出了事,和他一块喝酒的都赔钱,主家更是赔钱,将来,人家在去喝酒路上出了事,请喝酒的主儿也得赔钱。”

老娘问:“有这事?”

老驹说:“有呀,已经打了好多这样的官司了,现在城里的人们都怕和会喝酒的在一个桌上子吃饭了。

老娘说:“哎哟。也没见多少人不摆无事酒。”

老驹说:“现在无事酒真是太多了,吓着离家稍远的人不敢回来,实在不行,就把钱打过来,人不过来。上了酒席不喝酒不中,好多人说什么感情深,一口闷,非把人家灌醉不可,可不少人还要开车回家呀。”

老娘说:“可不是,好多人就是来了,连话也不多说。你大姐二姐家的外甥们就是。”

老驹笑笑,说:“他们是沉迷于上网,见了俺也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舅(旧),头也不抬就是上网。不过,除了问问他们的学习情况,也确实没什么可说的。问多了,人家讨厌多事。”

老娘说:“你在外面不吃不喝不抽也好,早点回家,家里离不开你。让你老婆也回家吧,你们现在年纪也不大,还能生,生个男孩。”

老驹说:“两个姑娘都住校了,吃的花的也不少,负担重。再说年纪大了,不好生了,也养不起了。男女都一样。”

老娘说:“不一样。你爹病了,还不是你来照顾?”

老驹说:“那是孩子他娘好,还让俺回来。要是俺是耙耳朵,她不懂事,俺还能回来照顾爹?村里一些家里有好几个儿子的,娘也知老人的遭遇。”

老娘说:“老戏上说的对,孝顺儿子谁见了?兄弟之间如仇人的多的是,老人只能自叹命苦。有的人家儿子不成器,还得靠女儿女婿。”

老驹说:“娘对俺爷爷奶奶好。俺看在心里。”

老娘说:“那是你爷奶身体不算太差,你爹开拖拉机又能挣钱。不过那时家里盖了房子也紧张,记着你还因为钱给少了哭鼻子呢。别人家的孩子喊你老驹子。”

老驹笑了:“那时俺小,不懂事。”

老娘说:“你好好干,都是乡里乡亲,靠信誉。也别太累着了。”

老驹说:“知道,俺媳妇也这么对俺说的。”

老驹收工回来,路上遇到村里的扶贫书记王书记,王书记在城里的清水衙门工作,一时不能给村里带来什么优惠。

老驹和许多人一样,对王书记客客气气。这些天王书记在走访,见了老驹,问老驹有什么想法。

老驹说:“村里伪寡妇、假光棍多。”

王书记疑惑:“伪寡妇、假光棍?”

老驹说:“就是留守媳妇、留守老公多。特别是留守老公,更可怜,精神上的压力非常大。”

王书记说:“原来是这回事。这确实是个问题,和留守儿童、留守老人一样,都得妥善处理,你有什么建议?”

老驹说:“村里没什么工业,就近打工也不方便,能就近打工的话,可以减少许多留守现象,生活成本也比城里小。”

王书记说:“这里交通条件不错,优势应该得到发挥。”

老驹说:“看起来好,可是不中用呀,两条铁路现在都不走票车,就是个样子货。”

王书记说:“市里有个规划,让老铁路成为城际铁路,这样你们去县城、老城、新区都方便。将来大铁路通了票车,就能跑更远的地方。”

老驹说:“远水不解近渴。”

王书记问:“那您有什么建议?”

老驹说:“无事酒太多,好多人挣的钱都随无事酒飘走了。留在村里的人也给带坏了。”

王书记说:“这是个问题,不过,现在也少多了吧?”

老驹说:“这倒是,能不能巩固下来难说。”

王书记说:“长期坚持全面从严就能。”

老驹说:“留守男独自喝闷酒也多。”

王书记说:“为什么呢?”

老驹说:“闹心。没有文化活动。还有村里的医疗设施好一些就好了,一些慢病常用药不用跑城里开处方才能买到就好了。”

王书记说:“村里现在的公共文化和医卫设施不足,很多人都这样说,回去就写报告争取。城乡一体化首先体现在教育、文化、医疗、保险上面。不过,很多事,靠全面统筹,也靠观念变革,比如说,要积极参加医疗保险,养老保险。”

老驹说:“谢谢王书记。”

老驹心想:医疗保险、养老保险的重要性他知道,他也在交,不受一些人的忽悠。许多象他那样的人,精神压力非常大,一个是担心老婆在城里打工会受到诱惑,一个是在村里种地,受到没能耐的评价,最主要的是压力是在必须生儿子的传统观念上面,这也导致许多人在城里生活不愿回家的一个原因。

多年前,“生男生女都一样”的标语,那个村里没有大大的刷在墙上?可事实上没什么改观。

经济是改变观念的最佳力量。他在城里受传统观念压力小,城市经济比农村好是原因之一。而城乡一体化路子还长。

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

2019年9月28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