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87|回复: 0

张之洞最有情商一道奏折:高明平息午门风波,慈禧因此越级提拔!

[复制链接]

3万

帖子

99

金笔

6万

墨水

管理员

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

积分
31811
发表于 2019-4-27 13:00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光绪六年庚辰,慈禧的妹妹醇王福晋过四十大寿。

暖寿前一天,慈禧亲自到御膳房为妹妹挑选了八大盒糕点,然后命养心殿的太监小头领李三顺赶紧给醇王府送去。

李三顺领了差事后,唤来两个小太监做挑夫,紧跟着就”压“着慈禧的寿礼出宫了。

刚走到半道上,挑夫小太监提醒李三顺:”咱们还没有照门。“

什么是照门呢?

这是出宫必须履行的一道手续。

按清廷内宫制度规定,太监宫女出宫,无论公私,皆须经敬事房开出放行单,单子上要详细写明所带物品,行至午门时,必须出示放行单,请午门护军关照放行。

李三顺因为差事办得匆忙,一时疏忽了,按规定,这时候他应该折回去补这道手续,但想到这次是给慈禧送寿礼,难得可以在护军面前扬武扬威一回,他便不想再麻烦这一遭。

130029f6uq0i4prasp6ur8.jpg

这一天,在午门值班的是三个出身高贵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。护军头目名叫玉林,镶黄旗出身,另两个兵丁,一个叫祥福,正白旗出身,一个叫忠和,还是个觉罗红带子(皇家旁支子孙)。

这样的三个年轻人,自然不会把竖阉放在眼里。

果然,没有照门的李三顺被毫不客气地拦了下来。

李三顺叫嚣:”奉太后之命,给皇上额娘送寿礼,你们也敢盘查阻拦?“

玉林回他:”没有照门,如何能证明你奉的是太后之命。“

听到这话,李三顺便想仗势耍威风,嘴里遂不干净起来。玉林三人又岂是好惹的,当场以”阉人无卵“给了李三顺更大的难堪。

就这样,口角升级了,双方最终扭打在了一起。

眼见吃了亏,李三顺开始耍阴招,借互相扭打,他顺势造出了这样一个罪证——慈禧送她妹妹的八盒糕点被护军打翻在了地上。

见罪证已捏到手里,李三顺恶狠狠地抛下一句,你们等着瞧!

跟着就跑到慈禧那里告阴状去了。

130029wi16esdz6ppv4zb5.jpg

打狗且得看主人!

除非真贤明之主,一般人遇到走狗被打,没有不恼羞成怒的,慈禧乃一好显权威的女流,自然博大不到哪里去。

听完李三顺别有用心的一面之词,慈禧勃然大怒,当即令太监到内阁传旨,命刑部立即拘捕午门护军玉林、忠和、祥福,从严审讯惩办,并将护军统领交部严加议处。

护军统领得知此事后,为避免遭到偏打,立即上奏陈述当天午门的实情。

但慈禧根本不听。

第二天,问罪的圣旨便颁到了刑部尚书潘祖荫手里——昨日午门值班官兵殴打太监以致遗失赍送物件情事。本日据岳林奏,太监不服拦阻,与兵丁互相口角,请将兵丁交部审办,并自请议处一折,所奏情节不符。禁门重地,原应严密盘查,若太监赍送物件,并不详细问明,辄行殴打,应属不成事体。着总管内务府大臣会同刑部,提集护军玉林等严刑审讯,护军统领岳林等着一并先行交部议处。

透过这道圣旨,可以清晰地看到慈禧的态度,护军统领岳林的解释不可信,根本没有太监兵丁互相口角一说,此事全因值班护军飞扬跋扈所致,因此,必须严惩护军。

更绝的是,为了避免步军统领衙门庇护下属兵丁,慈禧特别要求,军统领衙门不得参与,刑部会同内务府审办即可。

130029uglhe433nm3838m4.jpg

所幸,刑部尚书潘祖荫不是昏庸苟且之徒。见慈禧听信太监一面之词,借圣旨如此扬威泄愤,他觉得屈从照办有辱自己的臣节,于是,他上了一道”以正视听“的奏折,希望慈禧能看看玉林等人的供词,不要偏听偏信。

哪知道,慈禧看了潘祖荫的折子随即倒打一耙,慈禧在朱批中说,(你)不可偏听一面之词,应从严从速审结此案。

见慈禧如此蛮不讲理,潘祖荫还不想屈从,于是他来了一招和稀泥,护军和太监各打五十大板。

然而,慈禧根本不接受。

三日后,直接定罪的上谕便下来了:午门值班护军殴打太监一案,曾谕令刑部、内务府详细审办,现据讯明定拟具奏。该衙门拟以玉林等发往边地当差,自系照例办理。唯此次李三顺赍送赏件,于该护军等盘查拦阻,业经告知奉有懿旨,仍敢抗违不遵,藐玩已极。若非格外严办,不足以惩儆。玉林、祥福均着革去护军,销除本身旗档,发往黑龙江充当苦差,遇赦不赦。忠和革去护军,圈禁五年。均着枷号加责。护军统领岳林,着再交部严加议处。禁门理宜严肃,嗣后仍着实力稽查,不得因玉林等抗违获罪情形,稍形松弛。懔之!

此道上谕一颁下,举朝不满之声顿起:明明是太监理亏在先,为何只严惩护军?即便护军有殴打之事,惩罚未免太重了,尤其是“遇赦不赦”近乎到了狠毒的地步。

但慑于慈禧的权威,众臣虽有怒,但除了几个清流人物,再没有敢言者。

130029mzxi8g4tg4cn387i.jpg

说到这里,本文的第一主人公张之洞终于可以出场了。

举朝愤怒之时,清流人物陈宝琛本想立即站出来,秉忠直言,但张之洞却一把将他拦阻了下来。

张之洞告诉他,现在是火上浇油,务必等候时机。

不曾想,张之洞的话音刚落,禁宫便传出了一件荒诞之事。

一日中午,慈禧坐在西暖阁,正准备用膳,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。

慈禧转脸一看,当场便惊呆了,只见一个粗野老汉,一边抽着旱烟,吐着烟圈,一边吐痰不止地到处溜达着。

一个粗野老汉居然就这么差一点溜达进了太后的寝宫,岂有此理。

命人捉拿审讯后,一切很快真相大白。老汉是太监偷偷领进宫来开眼的,护军因前车之鉴,不敢阻拦。随后,太监有事离开,老汉转着转着就迷路了,最后不幸溜达到了慈禧的眼皮子底下。

门禁松弛已极,实堪痛恨。

当在处理此事的上谕中见到这句话时,张之洞意识到,大有所为的时刻到了。

陈宝琛更激动,很快,他便以清流风格拟出了一道生猛的折子,在这道折子里,陈宝琛直陈护军稽查无大错,太监仗势应严惩,不秉公审办,今后必将弊端滋生。

如此为护军辩护,对太监大加鞭挞后,陈宝琛还觉得不过瘾,接着又加了一道附片:盖旗人销档,必其犯奸盗诈伪之事者也;遇赦不赦,必其犯十恶不赦强盗、谋故杀人之事者也。今揪人成伤,情罪本轻,即违制之罪,亦非常赦所不属,且圈禁五年,在觉罗亦为极重。此案本缘稽查拦打太监而起,臣恐播之四方传之万事,不知此事始末,益滋疑议——

见到这道实为对慈禧大加指责的附片,张之洞随即用隐语写了八个字:”附子一片,请勿入药。“

完了连夜差人给陈宝琛送了去。

130029qgmx7fgm36m66my3.jpg

在张之洞看来,陈宝琛此折此片,正义有余,却情智不足。慈禧绝非贤明之主,亦绝非昏庸之辈,若想让她改正错误,不是不可能,但却不能一味指责她,而要巧落一处要害,让她自然自悟。

张之洞想在此事上大显身手,对当下而言也很有典型意义。以官场、职场为例,这种三角纠纷很常见,一方是境界只有五六分的老板,一方是老板身边的杂役狗,另一方是处处需要彰显存在感的小山头。

杂役狗跟小山头互撕了起来,老板因为个人权威要不讲公道地削山头,想在这种大家实有不满的局面下挣表现,没出息的做法是给老板充当打手,高明的做法是让老板感觉到你既正又忠,能平事。

无疑,这需要一流的情商。

后世很多人都说,张之洞在此事上的表现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”善任事而不是勇任事“的官场秘诀,不妨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干的。

为了能让慈禧自然自悟,进而改正错误,平息事端,张之洞在上折子前定下了一个基调:太后不能指摘,护军不能辩护,唯有从太监处落笔展开,方能到达既正又忠的效果。

下面咱们就来一睹这道高情商奏折的真容——

窃闻近日护军玉林等殴太监一案,刘振生混入禁地一案,均禀中旨处断。查玉林因系殴太监之人,而刘振生实因以与太监素识,以致冒干禁御。是两案皆由太监而起也。

伏维阉臣恣横,为祸最烈,我朝列圣驭之者亦最严。我皇太后、皇上遵家法,不稍宽假,历有成案,纪纲肃然。即以两案言之,玉林因藐抗懿旨而加重,并非以太监被殴也;刘振生一案,道路传闻,谓内监因此事而获罪发遣者数人,是圣意均见弊根,并非严于军门而宽于近传也。仰见大中至正,官府一体,曷尝有偏纵近侍之心哉!

瞧瞧,护军获罪明明是因为打了慈禧身边的太监,但到了张之洞嘴里却成了抗懿旨而获罪,经此一说,慈禧的形象立马就高大了,言下之意,当今太后根本没有徇私枉法。

更煞费苦心的是,借老汉闯禁宫一事,张之洞狂朝慈禧脸上贴金,当今太后不仅不会袒护太监,相反早已认识到了太监胡作非为的弊根。

有了这个前提,接下来张之洞便开始为慈禧作解释,解释什么呢?

此前两道上谕为什么均没有“惩办太监”的内容。

唯是两次谕旨俱无戒责太监之文,窃恐皇太后、皇上裁仰太监之心,臣能喻之,而太监等未必喻之,各门护军等未必喻之,天下臣民未必喻之。太监不喻圣心,恐将有借口此案恫吓朝列妄作威福之患;护军等不喻圣心,恐将有揣摩近习谄事貂珰之事。

再瞧瞧,当今太后虽没有言明惩办太监,并不代表太后没有惩办之心,太后不过是因为仁慈,其用心良苦需要朝野去体会。但现在看来,朝野上下(太监借机胡作非为、护军因此妄加猜疑)显然是没能体会到太后的良苦用心,既然如此,太后也就没必要继续苦心仁慈下去了。

说到这,有没有这样的感觉,太监无形中已经被推送到了案板上。

趁着这个火候,接下来张之洞顺势列举出了太监不老实的种种危害。

如此摆完事实后,张之洞建议:

相应请旨,严饬内务府大臣将太监等认真约束稽查,申明铁牌禁令,如有借端滋事者,奏明重加惩办。

为了让慈禧自悟的能更透彻一些,张之洞最后用两句经典名言做了一个收口——

履霜坚冰,防其渐也。

城狐社鼠,恶其托也。

130030ql204ww7rp6ro0x4.jpg

看到这样一道好生宽慰,应该省悟的奏折,一切果然如张之洞所料,慈禧随即改发了一道上谕,护军从轻发落,太监不能不惩。

事后,恭亲王奕訢拿着张之洞这道奏折对一帮御史说,你们上的折子都是笑话,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奏疏。

而慈禧因此折对张之洞的评价更给人启发,她评价张之洞说,有清流之长,无清流之短,确乎是一个难得的人才,应当越级简拔——

个人图书馆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