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客

热度 1已有 2221 次阅读2016-7-26 06:13 |个人分类:情感| 电视剧, 主题曲, 篱笆墙, 三八线, 欲望

在我们纷繁忙碌的一生之中,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,其中有些人就像天上的流星一样,总能在与你相遇的那一刻,给你留下一些温暖的回忆,而后又天各一方,不得相见。

一、隋丽娜

在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被安排和一位女同学一张桌。她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名女同桌。她的名字叫做隋丽娜。记得那时候,她瘦瘦的,梳着一根长长的辫子,左嘴角边还有一块黑痣。

那时候的她很少面带笑容,可是我们平日里在一起学习的时候,总是觉得很快乐!而且有时候我还会把她逗得前仰后合的。

那时候班上实行在课桌上划一道“三八线”。因为每个星期都会重新调整座位,所以在每张桌子上都会留下那条令人难以愉悦的界限。可是在我们中间的那条线却只留在了桌上,而没有留在心上。每当她累了的时候,整条桌子的三分之二就成了她小憩的地方。

平日里,我们的话语很少,但我们一聊起来,却又觉得似心有灵犀的感觉。那时我很爱唱《篱笆女人和狗》这部电视剧的主题曲《篱笆墙的影子》,当时只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,就总在闲来无事时浅吟低唱。而每当这个时候,都会勾起她唱歌的欲望。她也总是唱起那首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。这两首歌就这样伴着我们度过了一个温馨而又浪漫的学期。那时的我,总觉得和她在一起的世界特别美好,没有世俗的纷争;只有单纯的善良;只有和谐的音符。真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… …

二、陈雪

她是我在初三分班的时候认识的同学,她人温柔、善良且又善解人意,让人有一种迫切向她倾吐心声的愿望。

她和我是邻桌,我们之间的交往又不是很多,只是偶尔面对面时相视一笑而已,我们之间的频繁交往还是来自于高中时代。

那时候,我在本地读中专,而她则去了延边卫校。一次偶然听说她远在千里之外求学,我深感想念,便给她写了第一封信,无非是一些怀旧之情,言语之间不无感慨。过了几天,突然接到她的来信,这使我感到莫大的欣慰。在信中,她只是说我的文笔很好,并鼓励我锻炼写文章。从此,我们频繁的以书信的方式交流写作感想。在我们即将进入高考冲刺的阶段,她提出了怕影响学习,而终止了我们之间的来往。从此,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偶然在收音机里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才知道她在松原人民广播电台做了一名节目主持人,专门倾听少男少女们的心声,专门开解情窦初开的情怀。我没有和她联系,因为毕竟我们已经各自成家,根本没有再续前缘的必要,只是每天晚上静静的,听她主持的节目。

在节目里听说她出了一本书,我急切地买了一本回来。书上面有她的照片,清新而秀丽;还有她作的诗,婉转而深沉。我把书好好地珍藏了起来,也许这就是我保存在心底的最痴情的回忆··· ···

三、李柏春

刚刚进入高中的时候,我的心情很复杂,有对昔日同学的怀念,也有对今日师友的欣喜。当初结识李柏春的时候,也是由于我们有着这样的共同点,有着倾诉不尽的共同语言,所以我们才走到了一起。那时的他总是那样的洒脱,一头七分头的长发总是甩来甩去的,让你只能看到他前面潇洒的笑容,而看不到他背后无奈的心酸。

我们之间的近距离接触,还是在我们刚刚高中毕业以后。那时的我们没能考上大学,而且又找不到工作,终日闲逛便成了我们生活中主要部分。有一天,我们偶然在街上相遇,他拉着我去了他的家,那是我第一次去他的家,也是最后一次去他的家。

他的家住在铁西的一个深邃的小院里,四十多平的屋子里凌乱地摆放着生活必需品。刚一进屋时就看见一桌人在那里推杯换盏。当中一个人极其活跃地向大家劝酒,通过李柏春的介绍,我才知道那是他的亲哥哥。他的哥哥非常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。酒过数巡,他的哥哥提议要在坐的一桌人结拜为兄弟,却被他哥哥的一个朋友婉言拒绝了。从他哥哥的言谈之中可以看出,他们哥俩都是非常讲义气,值得深交的人。

在吃饭时,一直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不时地给我们添菜,填完菜以后就藏进厨房不露面。那是他的母亲,一位饱受生活折磨的母亲,在那张爬满皱纹的脸上,能看出她的艰辛,自从李柏春的父亲出了车祸以后,所有生活的困苦就全都压在了这个弱不经风的女人身上。

四、肥子

肥子体态稍胖,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的,很是滑稽。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双月牙般的眼睛,总是含着微笑,好像在他的世界里,从来都没有苦恼似的。

肥子姓王,来自新庙镇的王家围子村。在他十一岁那年,他所在的学校里出了一个横行霸道的小流氓,比他大两三岁。那个流氓平时总是欺负弱小,而且经常调戏一名女同学。肥子气不过,失手将那个流氓打成了植物人。那个小流氓的家人不依不饶地把他送进了劳教所。肥子的母亲没能经受得住打击,一下子就病倒了,而且不久便撒手人寰。当时家里就剩下肥子的父亲和他九岁的妹妹,而她的父亲终日以酒为伴,妹妹也失学在家。一晃十一年过去了,肥子光荣出狱,来到我们工地做了一名临时工。

在临别的前一天晚上,肥子把我和邢云辉请到他租住的地方吃饭。他的本意是要和我们两个结拜为兄弟,从他的话语中能判断出他的孤独。肥子边喝酒边向我们倾诉他的过去,微笑的眼睛里却满含着对过去的悲哀和对未来的憧憬。那一夜我们都喝多了,结果结拜的事没能如愿,这件事成了我们终生的遗憾,尤其是他。从此我们天各一方,各谋出路。

两年后的一个冬天,我姐结婚,我去新庙镇郭家村的二婶家送信,在路上遇到了他。他依然是笑眯眯的,眼神却成熟了很多,像是一个而立之年的人。他得知我的去处以后硬是拉着我去了他家,并告诉我,在他家喝完酒以后,要和我一起去郭家村。他用几张褶皱的零钱买了几个鸡蛋和一些花生米。而后我们走进了全村最破的一间土坯房里。在那间屋里,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家徒四壁。外屋只有一口大锅,一口水缸,锅台上散放着几双碗筷,还有一个破旧的小电饭锅。里屋的地上只立着一个小炕桌,炕上卷着两个行李卷。炕头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面无表情地抽着旱烟,在他的前面放着一个烟笸箩。肥子给我们做了介绍,我礼貌地叫了一声“:大叔,您好!”他只是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肥子又是煎鸡蛋,又是炒花生米,忙得不亦乐乎,我帮着他烧火,我们开心地聊着。吃饭时,我们三个人静静地围在炕桌边,自己吃自己打饭,自己喝自己的酒,谁也没有和谁说一句话。晚饭过后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肥子洗完碗筷后又将靠近炕头的行李卷铺好,静静地和我走出家门。一路上我们谈笑风生,非常自由和愉快,很快就到了二婶家。我们和二婶后找的男人一直聊到深夜才散,二婶把我们安排在后屋的小炕上。炕很热乎,本以为此时可以好好的休息了,可肥子却硬生生的和我聊了一宿。

第二天,我在亲人们不舍的目光中踏上了回家的客车。再回眸的一霎那,我又看到了肥子那双仍然充满笑容的眼睛,可那眼睛里,却增添了许多晶莹的泪花。从此以后,我就再也没能见到肥子··· ···

五、金钟

金钟是我在新立乡家属楼工地干活的时候认识的,那时候他是工地上白班的更夫。

金钟来自东三家子乡。在他五官扭曲的脸上,很难找到幸福的迹象,他由于得过小儿麻痹而使他的两条腿不能直立行走,走起路来总是拐呀拐的,就像一只大猩猩。他的命很苦,从小就经常受到父母的打骂,而且也没上过几天学。可据他说,他自己写了一本书,叫作“金文若文集”,只是没有出版罢了。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心地单纯又多愁善感的人。

在当时,我和王景昌在工地干水暖活,我们三个人也总是在一起说笑,一到晚上下班,我们就一起出去散步。有一天他突然提议要和我们两个结拜为兄弟,当时我和王景昌也很赞成,于是当晚我们就爬到楼顶上面朝南一起跪下磕了头,下来之后我们又以白酒痛饮一番,就算证明了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。

记得有一次,我们三个人一起给瓦匠往楼里搬瓷砖,为的就是挣点零花钱,在整个过程中,几乎都是我和王景昌在干活,金钟虽然很卖力,但还是没干多少。完工以后,王景昌打算不给他那一份,我说:“算了吧!他也尽力了,咱们还是平分吧!谁让咱们是兄弟呢!”金钟很难为情地接过了钱。

工程完工以后,我们就失散了,因为当时没有手机,所以我们连个联系方式都没能留下。

六、曹占平

曹占平来自河北邯郸。那时的他个子矮矮的,而且有高度的近视。

我们最初认识的时候,是在北京市朝阳区横街子村的一个苗圃,当时我们都在那里做临时工,由于工资很低,所以我们私下里决定要一起离开,去找一个工资相对高一点的地方去打工。

在平时放假的时候,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出去找工作,可是无论到哪,人家都是选择我而拒绝他。当时我还是决定和他在一起工作,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总能有个照应。

那年四月初的一天,我们到一家搬运队去找活,当时老板说的好好的,工资一天一结,而且挣得也多。我们立即辞去了苗圃的工作,来到了我们充满希望的搬运队,老板很热情地给我们安排了床铺。我们认为这次可以不再换地方了,就购置了一些日常用品。当天下午来了一份卸饮料的活,老板锁了门以后就带着我们去卸车,路上我和老板谈起了一些关于工资的事,老板却说工资一定要先押三天,三天以后才能一天一结,而后又和我们说:“在这好好干吧!这的活很多的。”曹占平一听说要押三天的工资,就说什么也不想干了,非要拿着行李走人,老板心想:我这里来容易,要走可没那么容易。当时就和我们说:“门已经锁上了,要拿行李就先卸完车再说吧!”曹占平也有他的一套,心想:等就等,反正我是注定不在这干了。就干脆坐在路边等了起来,我想:当时我们都只是只身在外,又没有多大的能力,不如忍忍吧!干脆快点儿帮他们把车卸完好尽快走人,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。于是我就开始帮助老板卸车,老板见我干活很卖力,而且也很有劲,就非常想留下我,但我的心意已决,老板没办法只好留我们住一个晚上,告诉我们天亮再走。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曹占平就拉起我,收拾好行李,我们便匆匆走了。白天还是车流穿流不息的大街,只有我们两个人,背着行李静静地走着,就像逃荒的一样,当时心里很是凄苦,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还不知道··· ···

以上这六个人是我在这二十多年里交往过的朋友,他们也是我生命中匆匆的过客。之所以会想起他们,是因为我们曾经同甘共苦过,我们之间的往事也曾震撼过我的心灵!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评论 (0 个评论)

返回顶部